二零一七年的十二月

Half sweet & half bitter.

二零一七年是工作和生活都充满许多变化/变数的一个年度,我脑子里闪过的是“Things unexpected had crashed into many people’s lives”。
我觉得用半甜半苦来形容这个十二月虽然并不十分到位,但也有那么点意思。

关于半甜半苦

如同我在《十一月的杭州秋色》中说的,没有上班的时间我都会尽量陪伴孩子玩耍。

这个十二月,孩子妈陆续去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出差,所以周末晴好天时我就带娃出去浪,呆在家里就时不时玩下makeblock
这种时光自然是温馨甜蜜的。

不过今年冬天的流感特别严重,不止小孩,连不少大人都中招了。
本来我们家小孩咳嗽好得差不多了,但可能进去幼儿园又交叉感染了,比如交换玩具的活动,又比如幼儿园群里基本每天都可以看到有小朋友因为咳嗽感冒发烧而请假。结果我们家小孩又开始咳嗽甚至呕吐,去看了一次医生开的药有的太苦不肯吃(雾化倒是可以自己拿着做),接着逐渐又演变成肺炎(也可能是一开始就有但没发现),最终医生建议我们住院治疗,因为不是滴一两天就会好的。

在排队过程中,听到医生建议不少孩子住院的,从还未满月的到个子挺高的小朋友。
在安排孩子住院的过程中,发现几大医院都没有床位,只有两家医院仅剩一张床位,深感医疗资源的紧缺。
随后,又听到同事说凌晨零点去儿保挂号,等到凌晨五点才排到、看了三分钟。
同时,网上新闻也是关于近期医院人满为患的消息:

创纪录!杭州一天近10000人涌进儿童医院看病
流感高发 区一院就诊患者突破1万人次

孩子住院,大人自然会跟着辛苦了。毕竟小孩醒着的时候大人得陪着醒着,小孩睡着的时候大人也不能轻易睡着。
值得高兴的是,住院后孩子也一天比一天更精神,恢复得倒是很快。

刚好十二月也发生了比较大的关于医疗方面的舆论事件,我也向一些从医的同学那边求证过了。
这里分享两篇文章:

医改的前世和来生
你抱着孩子等几个小时都看不上病,原来是因为…..

关于逝去

十二月看了一部电影佳作:《寻梦环游记》,略微遗憾的是口碑太好(甚至有人说比《疯狂动物城》还好)令我期望太高,导致看完后没有太大惊喜 —— 当然,也符合期望。
另一部想看的《芳华》,买了两张电影票,让老婆陪我妈去看了,我留在家里陪娃,导致我到现在还没看。

这两部电影或多或少都和逝去的往昔有关。
《芳华》我还没看,所以没有什么好评价的。
但是《寻梦环游记》最后对着Coco唱那首《请记住我》确实让我泪目。
我不禁把墨西哥的亡灵节和我们的清明节作对比,前者是让逝去的家人可以找到回家的路,而后者是希望逝去的家人可以过得更好。其实这两种节日,都是把逝去的家人放在心上,并且表达出来。

随着这个二零一七年逝去的,还有身边一些工作上的、生活上的关系,有种人渐中年的sudden change感。
此间的故事却是三言两语难以道尽的,我觉得反倒是以下两首歌可以作为这二零一七年的收尾:

尤其是林忆莲的那首,花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