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ing the dots of me briefly

一、开篇

这是一篇呼应网站标题的文章,用来简要地记录下建立这个站点的一些思考,以及将一些过去点滴串起来,作为网站的开篇文章。

就像关于页面里面提到的,我一贯用来形容自己的描述是“一个写着几行代码的理工科文学青年”。之所以使用“文学青年”而非“文艺青年”,是因为自觉不具备后者名称中所包含的艺术特质,而仅仅是一个喜欢读点东西写点东西的人。

正因为喜欢读读写写,所以很多年以前就买过域名空间(从无需备案到备过案)、开过网站和博客、写过技术文和流水文。但持之以恒终是难事,毕竟有时候一篇文章往往是好几周的体力脑力产出,几个博客都陆续年久失修,反倒是在CSDN上的时间最长。所以当在CSDN上写过一些非技术类文章、觉得场合有点不对时,也没有立刻想重开一个个人网站,毕竟也有段子笑称“程序员花在定制博客上的时间比写博客的还多”。 :)

二、无题

提到CSDN的非技术类文章,我翻到了2011年底写的一篇,《来淘宝的这一年:前篇、生活和工作》。重温旧文时,发现当时的我就对“Connecting the dots”有所感触:

他在那次有名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演讲中提到了,你在成长中的点滴是零散的,很难发现他们的关联性,但当有一天你回头望去,你会发现它们串成一条线。
我回头望去,发现断断续续、零零散散的知识点在闪烁着,但就是没有串成一条线。我明白,这是我当时没吃好的饭,所以我决定在工作之余挤出时间吃当初没吃好的饭。

而这篇文章本身也是(并且记载着)我人生旅途的点滴,现在回过头看(Looking backward),别有一番滋味。
当翻到文章底部扫到一些评论时,又(迭代地)勾起了我脑海里的另外一些点滴。

其一是更早的另一篇文章,《一些一直想说的片语只言》
其二是某天下午我端着一杯橙汁走在园区里,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明悟,关于为什么马云马老师会说“男人的胸怀是委屈撑大的”。当时我正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努力(并继续思考如何)为社会、为客户创造价值的人,还会被谩骂”,然后想通“即便被谩骂,还是要继续前行”。
其三是继而进一步想起范玮琪和赵薇在微博上遇到的攻击,然后模模糊糊地拼出了一个在哪里看过的名词,叫“垃圾人定律”。之所以模糊拼凑,是因为我一向不喜欢用“垃圾”来形容一个人。

范玮琪微博晒娃被骂了,难道她就不能再晒娃了吗?显然不是。这是属于她个人的幸福、爱好,自然可以光明正大地继续。同理,真正做事的人往往也会遇到不少麻烦,难道就不做了吗?

经历过类似事情的人大概都会想通:我们需要把关注范围进行收敛,收敛到比如自身的健身活动、专业领域、家庭关系等等,而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值得的人和事上
刚好看到琢磨先生一条微博,挺适合用来做这个小节的注脚:

我觉得人只有经历三件事方能真正历练心性:一是失恋,就明白人与人关系的本质并不是占有,而是两个独立的人靠近。二是赔钱,不管炒股还是买房,就知道贪婪是理财最大的心魔,于是不再患得患失。三是跟人大吵一架,就知道别人没那么重要,你谁都说服不了,于是开始淡然,不再跟这个世界较劲。 ​​​​

三、二在奔三

之所以从“没有立刻想重开一个个人网站”到“再次购买域名和空间”,其中一个外因触发于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叫“二在奔三”。

这是一个(基于LBS ^_*)发源于杭州竞舟路某顶带阁房并逐步得到发展的小群。群里有头脑一流投篮飘逸的清华高材生,有毕业于CMU的(篮球拉拉队长?)海归白富美,有“知天文地理晓古今中外”的百科强,有投篮优美踢球帅气大盆喝酒的巴萨球迷,有魔都优秀青年代表的皇马粉丝,有体力无限急停跳投命中率高的闷骚男,也有从学生时代到工作以后打起篮球一直都有妹纸围观主动送水递毛巾的帅哥猴。

有一天,群里有人描述了这么一件事情:

有人无意看到这个群,惊讶道:“你们怎么还在奔三啊?”

不同的人应该会有不同的反应:可能随着年月逐渐做好心理建设,可能觉得时光骤逝稍觉恐慌,可能心若平湖继续前行。

我当时有所触动,加上互联网从业者一直以来比较容易有的危机感,带着“改变”、“舒适区”、“三十岁做什么”、“职业生涯”、“身体和心态”、“专业体系和深度”、“坚持”等等思维点滴,我觉得第一个改变就可以从这里开始。

从一个博客开始,从书写开始,这样可以让我更静、更好地思考

四、在杭五六年

目前杭州是我居住时间第二长的城市,仅次于我的故乡,泉州

4.1 短途旅行

回想起来也是有种“缘分妙不可言”的感觉。第一次和杭州结缘,还是在大学时和高中好友坐着十来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那时候还没有动车)硬座从福州到杭州,次日还有从上海过来的高中同班同学,一起由在浙大就读的同学负责招待。

没记错的话是住在紫金港校区的青溪校舍,第一次体验了公共澡堂、发现早起洗漱还要出宿舍去公共区域、讶异怎么离女生宿舍那么近、觉得浙大晚上断电不如福大断网不断电合理等等。

忘了呆了几天,就记得在炎热的夏天里走过紫金港校区,神秘的小池塘里有巨物翻滚,再到玉泉校区门口的超市;体验完西湖白天长长的苏堤,夜晚又逢湖边街头特殊的服务咨询(你懂的);徒步向上走完盘山的龙井路,再向下去寻九溪烟树;当然,也少不了闹市区的闲逛。

第一次和第二次到杭州,给我一个特别深的印象就是“交通规划太烂了”。不止一次遇到不同地方的两个公交站点名称竟然完全相同,害得我们发生过在两处苦等对方的事情。

4.2 再次相逢

第二次到杭州也是有种机缘巧合的感觉。我还很清晰地记得当时我在网宿科技厦门研发中心实习,学习到不少东西,实习待遇也挺好,Mentor待我不错,同事相处关系也很融洽;也很清晰地记得当时我还在和别人感慨Google竟然已经2000亿美金市值了,以及当时习大大去我的大学母校福州大学参观,据说图书馆的卫生间清洁得焕然一新。 :)

我不太记得为什么会在实习期间返校了,可能是回去考试。
总之很巧的是在我返校期间,由于学校参加ACM/ICPC的成绩斐然(最好的名次是WorldFinal十几名),亚洲赛区的一个举办点落在福大。而刚好阿里巴巴是那届亚洲赛区的赞助商,所以自然而然有了阿里巴巴到福大的专场招聘会。而我也恰巧在那时候有一些个人原因想离开厦门,就去参加了招聘会的笔试和面试,比较顺利地拿到了offer,并决定过去杭州实习。

记得当时回厦门递辞呈时,Mentor提到了全国房价最贵的就是杭州了(再看此时的厦门);也记得当时淘宝的实习待遇跟网宿比起来给我还是有蛮大的落差感的,令我尤其想念扣掉住宿补贴后租金近乎免费的厦门望海路上19层楼上的公寓,想起穿着拖鞋就坐着BRT去迎接来厦门玩的几位同学一起逛中山路,想起同学和我一起住公寓里的两张床;所以也深刻地记得实习第一个周末去杭州植物园烧烤时路遇的一位诺西的人对淘宝实习待遇的鄙视(掩面)。

总之,再次相逢时的岁月相对来说是比较“艰苦”的。和在厦门相比,除了同样良好的团队工作氛围外,变差的住宿条件、阴冷干燥(没错,是干燥)的气候、踩下去会溅起雨水来的盲道,都给了我不美好的体验。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实习生待遇挺不错的。

这次相逢的结束场景也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表达了想结束实习然后返校的想法,大Leader过来问我原因。我先顺口说了下如“毕业设计还没完成”之类的理由,结果被否说“这原因太假了,毕业设计这么简单的事情”,于是我就说出了我内心深处的原因:

因为大学时光快结束了,所以我不想继续实习了,我想回学校去享受剩余不多的大学时光。

听完这句话,大Leader轻拍了下桌子说正该如此 —— 于是我心增好感,就返校了。

4.3 长居此处

再来就是五六年。

虽然在阿里有过这么一段话:

五年陈,戴完戒指以后,我可以这么说,公司不欠大家,大家也不欠这个公司了,从今天起,你可以说我为这个公司贡献了五年,这个公司的团队、文化、组织也帮助了我五年,我们互不相欠,公司可以离开任何人,任何人也可以离开公司,这是我们五年第一个感悟。

但当我戴上五年陈戒指时,还是心存感激的。

这些年经历过许多聚散离合、起起伏伏。
如上面那段话说的,有忙得脚不沾地、用脑过度的时期,有苦闷低潮的阶段,也有得到同事朋友帮助的前行。
挫折和不顺想来是生活常有之事,性格、选择、时机、政策变化等诸多因素都会触发,很多时候非个体主观可控。但是“得到他人帮助”这件事情,却是不能就这么take for granted,所以心存感激。

本来计划在这个小节回顾总结下这几年的工作和生活,但考虑到篇幅已长,不宜展开,留待后面再细细梳理。

五、学生时代

回忆起学生时代,我还能清楚地记得从学前班开始我就发生过逃课行为。
想来那时候的治安应该还是蛮好的,作为一个小孩子自己上学、放学,时不时还背着书包从最靠边的一排桌椅和墙的缝隙之间溜出课堂,估摸着快放学了才晃悠回家。

接着是比较多故事的小学时光。
依然少不了逃课这件事情,甚至有一次还因为从楼上跳下去导致受伤回家。
后来可能体育老师见我精力旺盛,就叫我去参加训练,结果第二天大腿酸得走不动路导致我放弃了。
游戏机和相关内容是童年时代很大一部分回忆。从去游戏厅玩街机,到收到一台小霸王作为生日礼物,再到任天堂的GameBoy,三国题材的游戏是我最喜欢玩的。记得当时游戏卡带不便宜,几个玩伴就约着买不同的、后面再交换着玩。当然,和玩伴一起玩弹珠、烤地瓜、池塘抓鱼、打牌什么的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下象棋和看书这两件比较长期的事情,我觉得对成长也是有不少帮助的。从在家附近的小卖部蹭绘本看,偶尔几周凑够一本绘本的钱入手(父亲放到我文具盒里的钱),到后面阅读长辈书柜里的书。《三国演义》看了很多遍,《蜀山剑侠传》也很让我入迷。

现在回过头看去,从小学开始,就有老师对我的成长帮助不小。其中有一位接触时间最长的老师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促成了我和她的侄子做了长期笔友,并带我去参加了市里面的作文比赛。
到了中学时期,我觉得老师对学生成长的作用更大了。我很庆幸初中和高中遇到了我觉得很好的老师,有时候也会愧疚于毕业后没有时常去看望他们。他们之中,有的幽默风趣又有威信,有的遇到我假借肚子饿逃课会邀请我去家里吃饭(后来我和另外的同学还真去蹭了一顿饭),有的起初观点互斥但后来却像朋友多过像老师,有的刚开始只闻其名后面也相处如故,有的第一堂课的主题就是黑板上手写的“奴化”二字但同时也会为冬至不能回家的我们准备汤圆。当然,也有遇到令我感到失望的。
我对很多老师都很感激,尤其是不少严厉、很有威信的老师却对我很Nice,更是让我“受宠若惊”。对于这些老师,我可以单独再写一篇很长很长的回忆记录文。

中学时代有几件和现在兴趣爱好有关的事情。
一件是沉迷于《石器时代》这款网络游戏,沉迷到可以在网吧通宵,沉迷得太过度导致后来对游戏都兴致缺缺。
一件是开始接触电脑、接触编程,订了《电脑报》、买过《黑客X档案》、看过VB的书。初中时校方有让我一个周末去参加信息学竞赛的培训,结果不知为何,因为信息有误导致我和另外两个参加培训的同学分别在楼上和楼下两间办公室互相等待而错过。记得另外两位同学中一位是副校长的儿子,另一位是正校长的儿子,后来还是省高考状元。没有参加成信息学竞赛培训的我后来去参加了物理竞赛,到了高中居然还当了物理科代表。本来从小学开始到初中三年都一直当班长的我,去高中之前就不太想再当班干部了。
还有一件就是有表哥推荐了我《小兵传奇》,让我开始了网络小说的阅读之路。

到了大学以后,因为整体教学方式的变化,和老师的交集就没有像中学那么频繁和深刻了,但也很高兴仍然有亦师亦友关系不错的老师相识。
很多同学对大学的我的一个印象就是:第四节课和吃饭时间冲突,所以会选择逃课去吃饭。因为我觉得饿晕了、低血糖了,在课堂上也听不进去什么,这也可能是我为什么会喜欢“免费午餐”这个项目。往往这种时候我也会想起高中有位老师支持学生课堂上饿了就吃东西,以免饿坏了肚子。
不过这种逃课行为也不是每天都会发生,因为能申请免听的课我都向老师申请免听了。比如教授C语言的女老师给我的印象就很好,因为她很开明主动地接受学生的免听申请,最后我也交了一个基本满分的期末卷。
说起大学课程,现在回想起来,像基础电路与电子学、逻辑电路设计、汇编语言、线性代数等科目,当时有些环节会觉得稍微需要多点精力投入,但整体还是比较有趣、相对轻松的,但是《编译原理》这门课程着实费了我不少力气。我记得当时很多同学在活动室备考这门课程,我啃了龙书几遍,最终才完成了“mini编译器”课程项目,以及交了一份接近满分的期末答卷。记得那份课程项目原计划是三个人一起完成的,我独立完成后还可以再挂上两个名额,所以我就享受了女同学请吃饭的待遇。 :)

虽然大学时期基本年年拿奖学金、偶尔用PHP做做网站赚点外快看起来还挺滋润的,但后来回头看去,感觉眼界还是有限,尤其是参考同年级优秀同学的经历。比如有同学一入学就有很清晰的目标,最终拿着美帝名校的全额奖学金出国留学,虽然我的成绩/绩点相差不多,毕竟也是基本没怎么去上课也能拿一等奖学金的成绩,但是我却没有那种远见;又比如有同学长期投入,包括暑假奋斗,最终拿到了ACM/ICPC World Final的赛事好名次。
倒不是说比较优劣(毕竟我觉得现在也挺好),只是觉得可以去获取更多信息,拥有更明确的目标,付出更多努力,然后获得好比啃了几遍龙书达成某种成就的那种成就感。

六、结尾

回顾了这么多,可以发现如今的自我,很多特质都是有迹可循,由过去的点滴串连至今。
那么,是否可以对以后的自我有所期待、有所目标,在这些目标的指引下,来产生可以串连着到达目标的点点滴滴。

Looking backward, pushing forward.

结尾。

1 thought on “Connecting the dots of me brief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